当前位置:19楼书包网 >> 道门法则 >> 第一百二十七章 重返武当
道门法则 第一百二十七章 重返武当
    由浙江西返,这次一路的行程由蓉娘掌控,她操控清羽宝翅的水平可就明显比赵然、青衣等人强了不止一筹,不仅又快又稳,而且几乎走的直线,压根儿不用寻找大江之类的标识参照,经验极为丰富。

    “喏,下边到黄山了,正巧雨后,要不要进云海中转转?这是天都峰,但福地不在此间,在西海峡,那里便是掌徽州的紫霞庵,焦元君的地盘。这老太婆脾气爆得很,还是不要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紫霞庵原也是茅山上清一支,祖师为正一先生弟子,后来从茅山分出,占了这美如仙境的黄山。不过你们记着些,游赏黄山可以,离西海峡远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在黄山转了两日,青羽宝翅继续前行,经彭泽、英山、襄阳而至武当,一路上,蓉娘充分展现了高门子弟见识渊博的长处,令赵然等人的旅程没有丝毫枯燥之处,游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进了武当山洞天,清羽宝翅停在了玉虚宫前,这里就是青衣的地头了。

    望着宫前广场上的张仙台,赵然好一阵唏嘘,于是众人在青衣的引领下,向张大真人神像上香祈福,当然也没忘了被大真人带上天庭的青君。

    得了消息的孙碧云已从大圣南岩宫赶来相见,见了青衣,道:“看你这样子,在大君山洞天过的还好?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青衣笑了笑:“江掌门待我很好,魏师兄、致川、致清、致然他们几个,也当我如同门一般,何况还有玉皇阁的赵师叔、问情宗的江师叔,和她们说话解闷,总比整日在玉虚宫前望着祖父的遗像感伤强的多,掌教不必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和楼观一行及蓉娘见了面,孙碧云向赵然道:“大君山洞天还好么?可有损坏的殿宇和房舍?若是有的话,我让徒弟去给你修葺一下。”

    赵然道:“一切都好,孙真人的手艺那是没得说的。真人最近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孙碧云道:“净乐宫那对双修道侣吵得不可开交,说是要分道扬镳,我这不是正按他们的要求准备建一座五龙宫,也好让他们分开别居,这不,你四海师侄还在南岩宫做沙盘,一时走不开,等回头再来见你……”

    孙碧云身旁那修士插言道:“师父,我是四海。”

    孙碧云拍了拍头:“啊,你是四海啊,那做沙盘的是九方……还有你们几个孙孙,见了你们赵师叔祖也不拜见。”

    那几人上前行礼,赵然哈哈笑着拦住了,都是熟人,自是好一番热闹。

    青衣好奇问:“赤松子师伯要和龙姑师叔分开别居?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孙碧云叹了口气:“赤松子不是喜好丹青吗?前些日子也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幅图卷,对着图卷描摹了几个昼夜,沉迷其中,结果龙姑不乐意了,非说他看上了图卷中的女娘……唉,这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聊着家常,众人进了玉虚宫,蓉娘拉着赵然小声问:“这几个都那么大年岁了,怎么又是师叔、又是总管的叫你?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赵然笑了:“我在武当辈份也就高了那么一丢丢,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赵然对武当极为熟悉,压根儿不拿自己当外人,终于在蓉娘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把,给她当起了导游。一处处宫殿、一家家宗脉给他介绍过去。

    “此山为天柱峰,这里就是太和宫,应该算是武当最大的道宫了,你看那座铜殿,原本是建在峰顶的,后来移了下来,所以又名转运殿……”

    “见过赵总管!”

    “哟,许久没见,小宋已经是黄冠了,呵呵……嗯,继续说,你可以去拜一拜,据说很灵的……小宋,殿里备得有香烛么?”

    “总管稍待,我这就去取!”

    “慢些,不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拜一拜,回头带你去十八盘道转转,那是个好地方……明日一早再转回来,上金顶小莲峰看日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刘师侄大法师了?哎呀不错啊,比我强,你才五十二吧?前途光明啊,给你一份贺礼!小意思,明早你陪着去看日出?哈哈,那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差点忘了,应该去拜一拜陈真人,他冲关出了意外,当真可叹……”

    在武当山中待了三天,算算日子,应该启程了,在启程的前一天,孙碧云向赵然致歉:“致然,我就不陪你们去贵州了,赤松子师弟闭关冲击炼虚了,此事有些突然,我要帮他好生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好事啊,孙真人你看我这几天玩得糊涂了,还没去拜见赤松子前辈呢……”

    孙碧云欣喜的捋着胡子:“不急在一时,等他破境出关之时我替你转告一声便可。”

    赵然道:“龙姑婆婆方便么?我去拜见一下。”

    孙碧云道:“龙姑一同入关了,为他护法,只能等下回了。”

    赵然想了想,从扳指中摸出一盒灵草:“孙真人,等赤松子前辈出关,请代我转交,一点小小心意,权当贺礼了。”

    盒子里是一株香兰仙芝,是赵然在西夏时从曲空寺弄到的稀罕之物,可重构气海,功效通神,几年前林大法师闭关时出了岔子,便是服用了赵然从曲空寺跟老和尚索要的香兰仙芝后才恢复如初,不仅没有落下病根,而且有很大助益,已经开始冲击炼师境了。

    后来赵然将保存的几片叶子交给蟾宫仙子和郭植玮,在这两位的精心栽培下,历时六年之久,终于长成了五株,其中之一被他收在扳指里,预备着紧急时启用的。至于盒子,他扳指里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孙碧云显然是识货的,眉眼间有些动容。不过他的惊讶在于赵然居然身怀如此重宝,反而对赵然随手将重宝送给赤松子则没什么观感——在他眼里,赵然是自家人。

    青衣则更关心赤松子闭关的机缘和成功的可能,孙碧云解释:“这正是赤松子师弟观摩画像而来的机缘,赤松子师弟得了那画像,连夜参透,终于让他悟出了门道。龙姑也算搞清楚了,并非他有二心,所以两人不闹了,又和好如初,呵呵……能否得成炼虚,这就不好说了,但我武当上下都会全力护持的。”

    赵然很为孙碧云高兴。自从四年前张大真人飞升、三年前陈真人仙逝后,隐仙派连折两大修士,孙碧云便成了武当隐仙派唯一的炼虚,身为紫霄阁掌教,独立支撑门户,着实不易。若是赤松子道长能够入虚,那武当便有了两位炼虚修士坐镇,无论如何都会好过许多。

    而武当的好,那自然就是赵然的好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
用户请访问【https://www.aishula.com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|【进入手机阅读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        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网站地图